• 白滥 - [日记]

    2008-12-29

    我本以为我是世界上头一个寂寞的人,走在街路上全然是一项打击:路人或者结伴或者心有牵挂,独独我是这样的一本正经地感受到寂寞.
      冬日并非经常地光顾斯城,斯城也总是覆盖了雪.我的脚步分明是孑然的,触目惊心.
      入夜后,在耳畔放的是仰慕的人在晚会上跳的舞曲.比出她那时的手势,冲着黑洞洞的眼前讪笑.
      第二天醒来总是不记得是怎样睡去的.
      没有要做事的念头,就躺着听一点懒散的曲子,...